就叫无名氏,你打我啊

一些相对冷僻的小细节

扫去来日:

/看了下还没有人8这个,没有撞车/
/夹杂了一些个人吐槽,纯属恶趣味,希望能帮助大家完善人物形象别OOC了什么的...这些官方已经有的,还是推荐不要捏他了。/


1.随身物品篇


[随身物品]-厂长-园丁布偶
具体描述
因为思念自己的女儿而制作的布偶,它甚至取代了厂长最钟爱的傀儡。
特殊效果:替换傀儡
【老父亲真的是很喜欢他的女儿啊qwq包括下面那个红黄傀儡】


[随身物品]-小丑-脚踝终结者
具体描述
看到它一身尖刺就明白小丑另一只脚的下场了,但小丑一直很钟爱这位演出的伙伴。
【此处可以推出裘克另一条腿的义肢应该是因为表演事故,或者某些人过分的所谓玩笑。突然想起某个“小丑哭了”的段子..细思恐极】


[随身物品]一鹿头-黄金号角
具体描述
他将自己最亲密伙伴唯一的留存之物,制成了这个金色的号角。
特殊效果: 锁链特效


[随身物品]一杰克-鬼脸披肩
具体描述
无面的雾都怪人将自己的表情全集中在这条诡异的披肩上。
特殊效果: 渐隐特效
【你竟然是这样的杰克先生!涨知识】


2.广告篇


/此篇看不清的字用“...”代替/
通缉令,危险勿近。【裘克篇】
裘克曾经是马戏团中的顶梁柱,天生的哭丧脸使他...种优势在英俊的微笑小丑瑟吉和美艳的杂技女...
【这里,有微笑小丑的名字!敲黑板x以后同人可以直接写名字了】


通缉令,危险勿近。【杰克篇】
在获得杰克这个称号之前,他是詹姆斯·惠斯勒的...影响的知名艺术家。谁能想到一位白日里衣冠楚楚的...
【官设来了!杰克的表面职业:艺术家!敲黑板。怪不得能歌善舞的】


通缉令,危险勿近。【里奥篇】
里奥贝克原本是经营纺织厂的小型工场主,在接受...购入了负债累累的小型枪械工场,在里奥贝克...


通缉令,危险勿近。【班恩篇】
班恩是个热心肠的猎场看守,总是心软地放那些偷...得到回报,偷猎者们去而复返,袭击了他,可...
【里奥老父亲和班恩爸爸的广告都没什么除我们接触到的以外的信息。然后...想念瓦尔莱塔qwq】


3.皮肤篇
/慢慢码...不要急/
所有默认皮:初始的时装,一切都显得那么地自然。
所有旧装:身上的衣服都已破损严重,真的只是经历了一场游戏?
【里奥】
1 套索
绳索和头套。任何人见了套索之后,都只会对这两件东西留下印象——对了,还有他的阴森冷酷。
2 地狱感知
来自地狱的监管者,仿佛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
3.月亮脸
带上面具,换上皮衣。月夜之下,还有几个猎物在等自己呢?
4 木偶比利
有只木偶爱游戏,他的名字是比利,他的故事很诡异。
5 工匠怪杰
你以为是谁作设计出了可爱有趣的红黄傀儡?要知道,他们可曾经是为了亲爱的女儿所准备的礼物。
6 密语者
谁都会好奇绷带之下的面容,但窥探之人最后只能体验到密语者用行动说话的利落。
7 焊接者
咦?焊接者的电焊机去哪儿了?
8 黑领【染色皮】
就这身衣服,干什么活染上什么污渍都不用担心。
9 橙领【染色皮】
听说以前橙色是属于督工队的代表色。


【杰克】
1 金纹大触
在融于奇诡雾色的过程中,他终于失去了原有的形体——“杰克”无处不及,无处不在。
2 绿纹/白纹大触
这种原始的色泽连异化的雾都怪人都无法忍受,他正迫不及待地渴求一点猩红来点缀自己。
3 浅叶爵【以下为染色皮】
有时候拿叶子切片练练手,也是不错的消遣【原来先生您的刀工是这么来的吗!】
4 玫瑰爵
千万别误会,这身玫瑰色不过是为了与红酒相配,与其他液体毫无关系。
5 亮铜爵
红色代表警告,绿色寓意安然,而黄色却最令人躁动不安。


【小丑】
1 绿帽【以下为染色皮】
只要没人叫他“花椰菜”,小丑还是很乐意以绿帽造型来活跃气氛的。
2 赤脸
遭受到无尽嘲弄的小丑,满脸都是愤怒!
3 紫茄【已经在调研服下架】
跟小丑一起念——“茄子~!”


【鹿头】
1 金匠
金匠是登峰造极的艺术锻造者,缔造最好的杰作!
2 蒸汽朋克
遇上这令人颤栗的形象,普通人都已经无暇顾及这副面具下的躯壳究竟是什么了。
【突然有点...心疼班恩爸爸。如果你不勾我我们还是能好好做朋友的,真的。】
3 猩红【以下染色皮】
猩红的涂装警告着任何一个胆敢踏足猎场的不轨之人——不要轻易接近!
4 魅影
夜晚的猎场并不寂静,暗紫色的幽影游荡在他的领地里,令人战栗不已。
5 冰蓝
冰蓝的染料,与鹿头的冷酷内心非常契合。
【屁!还不是你们编的剧本!】
6 白蜡
失去执念的绝望,失去挚爱的苍白。
【再一次心疼班恩爸爸...】


以上小细节已经全部扒完。至于人格推演,回头另开坑处理!
至于为什么没有瓦尔莱塔姐姐...明天我的存货段子发出来你们就都明白了。

一封恐吓信

鹤识:

敬启。


我迟疑了很久,终于被胸腔中喷发的那些浓厚而低劣的感情所驱使,写下了这些如同毒蛇般灵巧狡诈的文字。


请您谅解,因为若果我不肯于这场必败的抗争中稍作让步,那条尖锐的蛇便要将我溺死在他的毒汁中。


在我同您一般年轻时,也曾狂热地信赖、甚于迷恋着所谓“一见钟情”,将恋爱与浪漫情怀视为生活的全部——而后我却知晓,这种狂热是终将消退的。因为单向的爱恋之情毫无意义,并非如我所想是应牢牢抓在手中的珍宝,而不过是一件随手就能丢弃的垃圾。


因而我对您的感情绝非爱慕,而是低下者对于高贵灵魂如别针对于磁铁般的渴望与向往。令人不得不感到悲哀的是,尽管相比于您来说,我丑恶的灵魂是如此不堪,但在更为丑恶不堪者眼中,他却成了高贵者、一位贵族,对他们而言,或许我也拥有同样的吸引力吧。


是否人生来都是平等的?我对此持怀疑态度。


在我看来,所谓“平等”不过是愚者的自欺、低劣者的共鸣,是对诸如高尚纯洁等等世间一切美好词汇的践踏与污浊——这并非是身份的高下,而是灵魂的高下。


那些不以浪荡生活为耻醉生梦死的纨绔子弟,与麻木承受浑噩度日的风尘女人有何不同?而他们与仅凭本能好恶行事的动物又有何差?


——因此,我要杀死他们,就如同杀死人为豢养的牲畜一样轻松。


而同样的,因为这灵魂间致命的吸引,您也能轻而易举地杀死我。


请您宽恕了我这露骨话语中所流露的轻佻的恶毒吧。


这是低劣本性的暴露,我正变得低下,几乎要成了下等人,可我心中到底还怀着那么一丝痛苦的骄傲,迫使我无法同愚笨的乡人一般心安理得地使用我的粗俗啊。我痛恨贵族的虚伪做派,抑厌恶下等人的粗俗无礼,因而无法完全地融入这二者之中,只得在其边缘疯狂地唾弃和依赖着其阴暗面,以此减轻一些自己的痛苦——我并不完整,且对此心知肚明。


我不安地依存着阴暗而生,而您,您却能包容这些阴暗,因为您具有对人的爱,人们将毫无保留地爱您,如蛇般灵巧,鸽子般驯良。在您的身上,我见到了圣灵般的美好姿态,这高尚之下众生皆平等,再不会因为低人一等而感到丝毫的罪恶或痛苦。


毫无疑问的,您是一位真真正正的贵族。因此我极尽狡诈之能,希望能得到您的回复:我是残缺的,只待一位像您般美好的心灵来完整。


                                           Mr.pumpkin  您的追随者

班恩的推演有什么会卡住的地方吗?

如题,因为做佣兵推演屠夫都帮了很多忙,想也帮一下屠夫,有没有容易卡住的地方,监管不能发言我直接帮这个容易卡的,到时候我开局说一下,队友走两个的话我就留下来帮帮忙。

佛系屠夫真好,刚刚遇见一个鹿头,帮我做佣兵砸晕三次的推演,我对他比了好多的ok。
平局了之后又抓到了医生,直接送到门口,我开了门还和他贴了个涂鸦比了个动作之后再走的。

佛系屠夫还是很多的,比如我,大概就新萌的时候四杀过,前一阵排位四杀过一次,其他时候必须走一个,必须走,不走我打死你。

那次排位遇到一个园丁,本来都要放了的,抱到地窖口了都,在地窖上面不下去。
诶我就来气了,你不走我就跟你耗着,等你快放完血自然要走。 等放血,马上就要升天了啊!还不走!

一人血书!求监管者可以把求生者塞进地窖!踹出大门!地窖没刷新的我给你解码!

怕她放血死了我又抱起来,在电机之间转来转去,想让她找个电机开。
……
最后她是退出了……
……

我这么执着的要放她,为他们不走操碎了心´_>`

还有一次,抓到剩两个人,一个园丁一个空军,因为空军一直不露面,也不遛我也不救人,就在那执着的偷我电。
我抓住了园丁,作为一个主玩人类的玩家,突然愤怒。
不救人不遛人你干嘛不玩开机角色呢! (ㅎ‸ㅎ)

于是 ,我放下了园丁,转身挂起了空军,带着园丁解码去了。

临走她还给我拍手手Ծ ̮ Ծ
开心。

今天开始刷佣兵推演,最下面那一条线已经刷出来了,全程都靠屠夫放水拿到推演。
1-6是推演,
7,8是求生者监管者py交易现场(误)

遇到两位佛系监管,一位是小丑,根本不动任我刷推演,两个人一块玩涂鸦,还给他比了好多动作,开心!

另一位厂长我碰到他的时候正好在军工厂大厂房,我还没见到人呢就连翻俩窗,人都没见到。之后翻过来看见刚刚翻过的窗上有涂鸦,开始了满场找屠夫之旅。
很对不起那场的空军姐姐啦,因为人家帮我做推演所以空军被挂的时候在边上跑来跑去都没有救,最后医生救下来一次,没跑掉。
最后走的时候被传送过来的一刀斩厂长挂了,平局跑掉了,还好网易改了平局也算。

垂死梦中惊坐起 今天突然梦白黑

正在睡的迷迷糊糊的我意识到我梦到了谁吓得我从床上爬起来摸手机。
梦到两个人有小崽子了,不造为啥修必须带着亡国限定眼罩不然小崽子就一直哭。
因为对于亡国黑历史不忍直视所以修和雀处在蜜汁尴尬气氛中。
把我都尴尬醒了。。。
一定是因为亡国时期雀把娃带到了EU导致了金斯利卿打开了某种奇怪的开关让娃印象深刻。

我错了,我不该占tag。